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看雲》

禪語:“坐看雲起,智者,佛也。”

  痛苦時,看雲;氣餒時,看雲;發怒時,看雲;神傷時,看雲;快樂時,看雲......當我被一些浮塵團團圍住時,當我稍稍厭倦了生活與家庭、家庭與朋友時,我喜歡著與我一樣一片空白的一杯白開水,看雲。你知道嗎?讓那一整片的天空掉進你的瞳仁裏,讓你的眼裏也被染成那誘惑的藍、或灰、或白,讓那些自在隨意、虛無又實在的雲使你沉醉,是多麼愜意的一件事。

  我以45°角仰望天空,一小時、兩小時或更久地仰望,口齒留著白開水獨特的平淡意境。我想:雲何償不是水一般,或是它本身就是水,是大地的鼻息,是天空盈眶未落的淚,只不過它擁有比水更廣大的空間,去尋夢。雲是一個神乞討的過渡,究竟是什麼,我無心思索,我要的只是那份平靜與安寧。

  偶爾看著玻璃杯裏的水,被光照透裏面四散的微屑,看天上雲卷雲舒千變萬化,時而欣喜、時而迷惑。雲是自由的,是我被束縛了嗎?欣喜,長久看雲後心中脹滿的無可比擬的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喜福感。慢慢慢慢,幻想生命。

  我曾設想,生命有輪回,有前世今生。“我”,是這個大輪回中一個無名的靈魂,找到一個身體,便寄託。這輩子,“我”叫“xiyongka”。萬萬年後,“我”這個靈魂再次寄託到另一個軀殼裏了。但那時,那一具皮囊是否會記得很久以前也曾有一個這具靈魂的宿主,是否也有那一世的記憶。看雲,我胡思亂想,沒有答案。後來我想假如真的有輪回,現世的我,也只是個無權干預命運的過客,是這個靈魂永恆存在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停靠站罷了。

  很久,腦袋裏消卻了聲響,雲還是在飄遊、變幻。我知道,雲是亙古不變的,無論時間與空間怎樣移轉動搖,它還是像現在我所見的一樣,飄著,訴說著,沉默著......

  春暖花開時,我們應像雲一樣澄澈地生活下去,笑也笑得純淨,哭也哭得淋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