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蘇州園林藝術之建築篇-4

大多體形不大而式樣各不相同,排列也有疏有密,以免重複單調,如笑園的樓廊和獅子林複廊所示。空窗的高度為了便於眺望,多以人的視點高度為標準來決定。

  洞門和空窗的邊框通常用灰青色方磚鑲砌,其上刨成挺秀的線腳,形式多樣,與白牆配合成樸素明淨的色調,是形成蘇州古典園林建築特色的一個重要因素,門窗洞邊框常用的線腳有縮澀線,木角線、亞面,渾面、文武面等。這種線腳都需用特別的澀鋸和圓口線方、偏線方,平線口等刨刨出。最後用凹圓形、凸圓形和平的砂磚打磨光滑。在方磚背面需做鴿尾榫卯口,用木板做成榫頭插入卯口以承托其重量,木塊後端則砌入牆內。安裝完畢後用油灰嵌縫,並用豬血磚屑灰嵌補磚面和線腳上的隙洞,待幹後再用砂磚打磨平滑。

  (六)鋪地及建築小品

  1.鋪地

  蘇州古典園林的鋪地,式樣豐富多彩。一般房屋內多鋪方磚,走廊地面除偶用方磚外,多以側磚構成各種簡樸的幾何圖形。室外露天地面往往結合環境採用多種形式。如踏步、庭院、道路和山坡蹬道等,有的用規整的條石、側磚,有的用不規則的湖石、石板、卵石以及碎磚,碎瓦、碎瓷片,碎缸片等廢料相配合,組成圖案精美色彩豐富的各種地紋,充分表現了造園工人的智慧創造。這些地紋除條石外通常稱為“花街鋪地”。

  房屋內部方磚鋪地可分為實鋪和空鋪兩種。實鋪是在原土上加夯鋪砂,砂上置方磚,然後用油灰嵌縫,再經補洞、磨面而成。空鋪的目的是防潮,做法是在方磚下砌磚墩或地龍牆,然後鋪磚。這種辦法較費工料,且不能承受較大的集中荷載,因此很少採用。

  室外庭院鋪地多用磚,瓦、石等材料。具體處理變化很多,而以色彩、形式調和為佳。圖案式樣大致有以下各類:

  純用磚瓦的圖案有席紋、人字紋、間方,鬥紋等。

  以磚瓦為圖案界線,鑲以各色卵石及碎瓷片,圖案有六角、套六角、套六方、套八方等。

  以磚瓦、石片,卵石混合砌的有海棠、十字燈景、冰裂紋等。

  以卵石與瓦混砌的有套錢,球門,芝花等。

  其中以各色卵石鋪地較多,花紋形如織錦,頗為美觀。也有以色彩鮮豔的瓷片、缸片鋪成動植物圖案,但較費工而繁瑣。

  鋪地施工,舊法是將原土夯實後墊細土約5釐米,再在上面鋪各種磚石圖案。

  2.建築小品

  園林中的建築小品常見的有平臺欄杆,花架,石桌、石凳,磚刻、碑碣、書條石等。

  平臺欄杆多用於臨水的廳堂榭舫,山巔亭閣前也偶有使用。平臺大小和欄杆高低式樣與

  周圍的房屋水池有密切關係。拙政園遠香堂北面平臺上用低矮的水準石欄杆,既襯托了廳堂,又和開闊明淨的池面相協調。香洲前面的平臺欄杆,為了配合精緻的畫舫,形式較為輕巧。 花架,一般以木架,鐵架為多。竹架雖較自然,但不耐久。網師園池東則用假山承托紫藤以代花架,別具一格。

  園林中的露天石桌,石凳有兩種。一種是石板、石塊製成的,經過加工成方形或圓形,如滄浪亭和怡園小滄浪等處。另一種系用自然的湖石或黃石疊成,如留園東園一角和環秀山莊假山洞內的石桌、石凳,都是用天然湖石疊成,做得極為自然。

  磚刻是蘇州建築常用的裝飾之一。除門窗洞邊框刻有各種線腳的水磨磚外,比較突出的是磚刻門樓、山牆兩端的墀頭以及洞門上的磚框匾額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網師園大廳前的磚刻門樓、雕工精細,造型優美,反映了蘇州工匠的高度技藝。

  書條石、碑碣在蘇州園林中也應用得很多。凡是走廊一側牆上不適於開窗取景的,往往用名家書法(法帖)刻在石上,鑲在牆中作為廊內缺少景面的一種補救,可以怡園及留園為代表。此外,也有用園記、圖畫等石刻品嵌於牆面者。碑碣則多陳設於亭內,如滄浪亭、獅子林的禦碑亭等。石屏、石山、石橋等處,用隸篆書法題字加以點綴,也是常見的手法。當然,上述法帖、碑刻就其內容來說,大多是宣揚封建地主階級的意識形態,必須批判。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