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景觀設計人居環境中的園林-1

1、園林是最佳人居環境

  自有人類便有人居環境。經歷了巢居、穴居、山居和屋宇居等階段,直到目前人類仍然在探索合宜的人居環境。現代的趨勢不僅在於居住建築本身,更著眼於環境的利用與塑造。從居住社區到別墅豪宅無不追求山水地形的變化,形成現代建築與山水融為一體之勢。20世紀末國際建築師協會在北京宣告的《北京宣言》中指出,新世紀“要把城市和建築建設在綠色中”,足見城市綠化和園林在人居環境中不可代替的重要性。未來發展的方向,則不僅在人居室內環境,更側重於人居室外環境。

  人居環境廣義可至太空,中義為城市及農村,狹義可至居住社區乃至住宅,無不與環境發生密切的關係。中國人居環境的理念是文化的總綱“天人合一”之一脈,強調人與天調,天人共榮。其中也包含“人傑地靈”、“景物因人成勝概”等人對於自然的主觀能動性。即使創造藝術美,也是“人與天調,然後天下之美生”(《管子?五行》)。因此中國古代有“天下為廬”之說。其中主要是體現用地之地宜,兼具順從與局部改造的雙重內容。生產是手段,經濟利益不可片面追求,我們的目的是持續發展的天人共榮、興世利民。

  園林卻不是自有人類就有的。人類初始,居於自然之中而並未脫離自然。隨社會進步,人因興建城鎮與建築而脫離了自然,卻又需求自然的時候就逐漸產生了園林。古寫的“藝”字是人跪地舉苗植樹的象形反映。人不滿足於自然恩賜的樹木,而要在需要的土地上人工植樹,這是恩格斯所謂“第二自然”的雛形和劃時代的標誌。在園圃等形式的基礎上發展出囿、苑和園,在西晉就出現了“園林”的專用名詞。現代的中國園林概念是要滿足人類對自然環境在物質和精神方面的綜合要求,將生態、景觀、休閒遊覽和文化內涵融為一體,為人民長遠的、根本的利益謀福利。園林學從城市園林擴展到園林城市、風景名勝區和大地園林景觀,園林是最佳的人居環境。園林不僅要為人居環境創造自然的條件和氣氛,於中也滲透以人文;人們不僅從自然環境中得到物質享受,也從寓教於景的環境中陶冶精神,獲得身心健康。

  2、綜合性的城市總體規劃在創造人居環境方面的主導作用

  我國目前約有660個城市,預計不到10年要翻倍,即1200多個城市,城市化進程中,如何將“大建設、大破壞”改為“大建設、少破壞”是首當其衝的現實問題。我們只有一個和其他生物、非生物共有的地球。城市規劃專家將城市規劃劃分為6個階段,前一階段為環境建設階段,第六階段為生態環境建設階段,如何體現呢?應明確城市是人類聚居,藉以生存、生活和持續發展的環境。因此在城市化的同時,也要使城市社會生產和自然環境同步協調地發展。補償20世紀對自然資源“大破壞”的損失,並在原基礎上重建城市人工生態系統。應由城規專家擔綱,協同生態、建築、園林、文物等各有關方面專家共謀綜合性的總體規劃,而且要各學科專家從專項角度介入總規。首先要切實保護城市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除了必要的石材開發以外,杜絕炸山毀林、圍水造地等激發天怒的破壞性建設。即使開採石材也要避開城市中心城區,在相對隱蔽的地帶進行,而且要認真學習中國古代有益的經驗。如紹興東湖、廣東西樵山等採石場,遵循一定設計原則,有計畫地開走石方,留下一個山水空間。紹興東湖還結合採石於石壁上開了一個桃花洞,並在洞兩旁天然山石上鐫刻了一副對聯:桃三千年一開花,洞五百尺不見底。在起伏的丘陵用地上規劃街道時,建築不宜照搬平原上方格網式的體制。應是路隨山轉、因山構室,總體上一定要人工服從自然。《園冶》說:“假如基地偏缺,?O嵌何必欲求其齊”,“多年樹木?K築簷垣,讓一步可以立根”。山水、古樹名木和一切自然景觀資源都難以移動,而人是活的,可以在總體上因地制宜地規劃街道。但在局部,則必須改造自然地形以適應街道和建築的基本需求。城規宜根據城市的山水形勝佈置街道與建築,與之適應,這是比較難的。但中國哲理是“先難而後得”。民居或山或水,之所以令人賞心悅目,就在於順應自然地形,先難而後得的因山就勢,從而取得最佳效果。每個城市的山水形勝各異,巴山蜀水、楚水漢天、二樵珠江、江南水鄉各有千秋。民居也因地之山水形勝而具特色,而且各自有各自的自然氣候條件和文脈。如有心創造城市特色,又何至於形成“千城一面”的尷尬局面呢?若各自巧於因借本地的自然資源與人文資源,植物因帶分佈而自別,又何苦在北方城市置假榕樹、假椰樹呢?綠地指在自然土地上種植有生命的綠色植物的土地,綠地也要打假。

  城市和農村從外觀到內涵都要強調中國特色,我們總的目標就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中國悠久的歷史文化傳統可以循時代而進,在繼往開來方面有創造性地發展。對外國文化要學習,但必須結合中國實踐。佛塔、須彌座、琵琶都是在學習外國文化基礎上創造中國文化的實例和典範,學中有創。在某些城市保留的外國租界區或一些展覽性場所可以造外國風光供參觀,但作為城市和農村的總體建設,不宜提出“異國風光”的口號。《北京晚報》2004年10月11日以“西班牙小鎮落戶延慶”為標題,提出延慶將陸續建立日本、法國等7個異域風情小鎮。至於溫哥華森林、塞那維拉這些冠以洋名的地方就數不勝數了。“一方風水養一方人”,延慶山水何以產生異域風情呢。此風可息,而萬萬不可長。本來就千城一面了,再來千鎮一洋面,誰受得了?人居環境必須本土化。現在的鄉村都呈現地方風格,從縣到市要力求保護這些差別而不是破壞。轉自建築中國網。

  作為專項的城市綠地系統規劃,必須建立在綜合性總規的前提下,深入貫徹總規的專項要求。指導的理念就宇宙觀而言是人與自然協調,就社會觀而言是以人為本,城市綠地系統包涵園林,園林是綜合的,綠地系統也應包涵人文的特色。“千城一面”之弊只有通過創造城市的特色以求緩解。城市的自然山水形勝與文脈的融會便構成城市特色之根基。要根據城市定位定性而制定相應的綠地指標。基本指標是綠地率和人均公共綠地面積。綠地覆蓋率主要用於森林,亦可作城市綠地參考指標,但不能只言覆蓋率而不講綠地率。因為城市規劃實質上是土地利用規劃,惟據綠地率才能落實綠線和綠地面積。要從現狀綠地、空地、拆遷等調查中落實綠地,古樹生動地說明了歷史文化,要切實保護古樹名木。我國有3000餘年的銀杏及周柏、唐槐、宋樟,這種資源是拿錢也造不出來的。綠地佈局的原則是均衡、合理。城市中歷史傳留下來宜於開發為風景名勝區和城市園林的大型綠地不要劃為一般城市用地,否則會破壞優美的自然風景資源。在道路規劃方面,要為獨立的大型公共綠地創造條件而不要橫穿豎剖地把整塊用地分割成碎塊。如作為一般商業、居住用地,也會埋沒了這種自然資源。均衡的難點在於市中心,但市中心缺乏綠地的現狀不是註定不變的,可以通過拆屋建綠來改善市中心的生態環境。生態學家認為從城市中心為大氣環流帶,城市中心最宜規劃作水面和綠地。上海市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在延安中路熱島高峰所在地拆屋建綠。不惜花每平方米1萬餘元的地價建成20餘hm2的延中綠地,使市中心從生態到景觀都得到了明顯的改善。上海改造市中心環境的實踐,初步體現了把城市和建築建在綠色中的世紀嚮往。又如安徽合肥市,鑒於舊城用地很緊,於舊市區西南另辟文化城區,借西面水庫和舊河床的低地,開闢新城區中心面闊約2km多的大水面。以湖為心,以寬200m的綠帶為軸,四周呈放射形佈置6塊公園綠地,將市政中心佈置在新城區,這就自成城市中心新格局了。城市除大型綠地外,還要有為數更多,分佈合理的中小型綠地,有的城市提出500m見綠。各類型綠地從原有的點、線、面逐漸織成綠網。不僅城市週邊有環城綠地,而且與線狀、楔形綠地結為一體。在城市內以隔離綠地分割建築和街道,防止因城市擴大形成“攤大餅”的不利環境。無論從生態或景觀而言,綠地都是分隔建築和街道的優選方式,惟具有生命的綠色植物能有效地隔離混凝土鎧甲的建築。正如《重刊園冶序》所總結的:“蓋以人為之美入天然故能奇,以清幽之趣藥濃麗故能雅”。園林對人居環境可以起到逐步形成或完善風水寶地的作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