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保姆自傳

第二天下午,葉春和秦波乘上了開往廣州的火車。
  
  昨天在東單公園和秦波分手後,秦波去了他的同學那裏,葉春照直回了丁怡然的家。到家後,葉春就跟丁怡然辭工,並如實說明辭工的緣由。丁怡然當時躺在床上看報紙,聽葉春說完,她才放下報紙,很是通情達理的說道:“既然這樣,我們也為你高興。我們也不耽誤你,你覺得什麼時候方便,你就什麼時候走吧。我現在就把這個月的工資結給你。”丁怡然說完,從床上下來。
  
  葉春被丁怡然表現出的通情達理所感動,加上她心中充滿了愛情的甜蜜,她決定在走前,關於丁怡然買布料欺騙她的事,絕口不提了。為了不給石臨峰增添煩惱,葉春隱忍了!葉春相信石臨峰會明白,葉春這樣做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今天上午,葉春離開時,丁怡然和石臨峰把她送到門口。丁怡然囑葉春到那邊以後,來個電話,報個平安。葉春答應著。石臨峰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用深邃的目光注視著,直到葉春從門口消失。
  
  葉春坐在車窗前,看著車窗外移動的景物,心裏感慨萬千。從八三年來北京當保姆,已經六年過去了。在這六年裏,她從單純天真得象一張白紙,幾經挫折和坎坷,心被磨礪得沉鬱滄桑。其間經歷了多少人和事,有多少愛和恨啊!葉春回想著那些讓她難忘和給她溫暖的面孔。想起韓教授和李雪,葉春心裏就感動溫暖;想到楊劍和他的父母,就令葉春感動;想到周揚和夏珍,就讓葉春想到質樸;想到吳永謙和周默成那坦蕩和豪放的笑聲,令葉春心頭豁然開朗;想到石臨峰,葉春就想到了一棵高大的樹……而那些令葉春感到痛苦的人物,葉春不想回想他們,她不想讓他們破壞自己愉快的心境。
  
  葉春斜倚在秦波的身上,頭靠在他的肩頭,聽著車廂裏歡快的音樂,她沉醉地微笑著,喃喃地說:“你是我的王子,我是灰姑娘。”
  
  “我就是來拯救你的,現在我在帶你去往我的王宮!”秦波笑著說。他說完,他和葉春都哈哈笑了。等笑停了,秦波認真地說:“你越是要離開我,我就越想得到你!我從小到大,所走過的路,都像是一步步走在鋪設好的臺階上,平淡無奇。遇上你之後,我覺得你的人生跟我的全然不同。我對你產生好奇。和你在一起,我感到我的人生有了戲劇性的刺激。”
  
  “你告訴你父母了嗎?”葉春笑著說。
  
  “沒有。等我們以後有了孩子了,再告訴他們。再帶著孩子一塊回去見他們!”秦波調皮地笑著說。
  
  葉春聽了秦波的話,抱著秦波的脖子,兩個人頭抵頭,嘿嘿地笑著……
  
  火車急速行駛在廣袤的華北平原上,它裝載著葉春的快樂和對未來幸福的憧憬,向南方駛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