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如果不是愛

踏上新征程
  
  村裏的人得知鄧一凡參軍入伍的消息後,整個村莊都沸騰了,年邁的老村支書送來了筆和本,對鄧一凡說:“孩啊!你這是攜筆從戎,千萬千萬不能丟了手中的筆啊!”要離開村子前一天晚上,村裏當過老師的一個堂爺爺和村裏好些叔伯兄弟都擠在鄧一凡家,囑咐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祝福的心願表達一次又一次,那種濃濃的關愛與殷切的期望,讓鄧一凡感覺到了一種責任,仿佛突然挑上了一副重擔,既自豪又有點承受不住的樣子。大家夥聊到很晚才不舍地離去,臨走時還說:“明天我們村要用最隆重的儀式,歡送一凡去當兵保家衛國!”
  
  媽媽這時縱使有一千個不舍,也沒法再攔住兒子從軍的步伐了。大家都認為參軍入伍是喜事是好事,是全村人的光榮,當媽媽的還能說什麼呢?不知道要對孩子說些什麼,只是默默地為兒子收拾要帶的衣物,準備路上要吃的東西。
  
  當兵要走那天,本來村裏是要一凡家擺灑請客的,但因為一凡他爸在外地做工沒趕回來,一凡他爺爺怕小平一凡她媽觸景生情更加傷感,只叫了村裏幾個德高望重的長輩作代表,在鄧一凡家吃飯為鄧一凡送行。
  
  從村裏到坐車去縣城的地方有五六裏地,村裏人是全村出動,敲鑼打鼓,鞭炮不斷,一直把鄧一凡送到了去縣城的車上,那喜慶的氣勢讓路來路往的行人都駐足觀望,鄧一凡每次想起那時的場景就感動得想哭。
  
  爺爺在家看家,只有媽媽到縣城去送鄧一凡。到了縣武裝部就開始領軍裝,換上軍裝後,聽鄉武裝部長說:“部隊什麼都發,自己的衣服就不要帶了!帶去了也沒地方放”於是媽媽就把鄧一凡的行李重新清理了一下,把一些用不上的衣物拿了出來,然後端詳著兒子穿上軍裝的樣子,既高興又不舍。
  
  為了給即將離開家鄉的應徵青年送行,縣裏決定晚上在影劇院放電影,每個應徵入伍者可以帶一個親屬進場。媽媽可能是怕受不了與兒子分別時的傷感,就推說天色已晚要回家,對鄧一凡說:“凡啊,明天坐最早的車也趕不上來送你,媽就不來了,你到了部隊自己照顧好自己啊!”然後掏出一百多塊錢,放到鄧一凡手裏,說:“家裏也沒什麼錢,這些都是一些親戚給你的零用錢,等以後你有出息了再還他們的情啊!”鄧一凡一開始不要,可是媽媽硬塞到他手裏,然後低著頭就走了。
  
  媽媽走後,羅立來了,問鄧一凡:“都準備好了?”鄧一凡說:“好了,晚上看電影,你和我一起去吧!”羅立說:“行,我就是請假來送送你的!晚上在哪放電影啊?”鄧一凡笑了笑,說道:“就在你救我命的地方,有意思吧?!”羅立也笑了:“啊,看來真是有緣啦,只是舊地重來可不比當年了,兄弟,還是走正道好啊!”兩個人說笑著以前的一些糗事,一會就到了看電影的時間了。
  
  鄧一凡先是參加集合,接兵的幹部點完名開始指定班長排長,然後對晚上看電影提要求,大概意思說先集體進去再找家屬一起看電影,電影結束後在門口集合統一帶回來!最後是讓剛指定的班排長發電影票,一人一張,說是給家屬的!鄧一凡把票給了羅立,告訴羅立先進去,然後在裏面等自己!當鄧一凡身穿軍裝不用票就進入影劇院時,心裏不知怎麼有一種終於出人頭地的感覺,。隊伍進去後就宣佈解散,鄧一凡在門口找到羅立後,兩人便去找位置,票是個雙排號,就是說一張票上有兩個連在一起的座位號。
  
  看電影前,先是部隊來接兵的一個營長講話,他首先代表部隊對所有應徵入伍的戰友表示熱烈祝賀,然後是感謝地方政府和所有的軍屬對接兵工作的大力支持,最後祝福大家入伍後在軍營建功立業,為父老鄉親爭光!後來是縣裏的一個領導講話:希望大家到部隊後不怕艱苦努力拼搏,家鄉的人民是你們永遠的堅強後盾,願早日收到你們立功受獎的喜報!
  
  也許是沒有心思看電影,只顧上與羅立回憶往昔歲月,描繪美好明天了,鄧一凡現在想不起來看的電影叫什麼名字了,只知道是軍事題材的。那時的一凡心早就飛向了那個充滿神秘的世界,可是即將來臨的別離,也讓鄧一凡心裏很是不舍!
  
  電影結束前,羅立對鄧一凡說:“明天早上我儘量趕來送你”,鄧一凡說:“不用,我媽我都沒讓她送,我不想讓你們看到我流著淚踏上新的征程!”羅立說“那你多保重,一路順風,到部隊別忘了寫信報個平安!”鄧一凡說:“那是肯定的,第一個就寫給你!”
  
  第二天清早,天還沒亮,接兵的幹部就開始吹哨讓起床,然後發乾糧,說:“早上不吃飯了,趕緊收拾各自的東西,做好上車的準備,到車上再吃發的早餐!”鄧一凡邊收拾東西邊想:這麼早,羅立肯定也來不了啦,也好,少些傷感!
  
  送兵的客車整裝待發,車上的小夥子一個個精神抖擻。車下送行的人一開始還有說有笑,當車輪緩緩移動時,人群裏開始有人哭出聲來,車上也有人開始哭泣。看到鄧才的女朋友跑過來遞給他一個地球儀,鄧一凡似乎有點失落。突然,他聽到羅立的聲音,“一凡,看這裏,我們都在這裏!”鄧一凡順著聲音找去,他看到了他好多好多的高中同學在路邊向他揮手,“一凡,走好,我們等你的好消息!”幾十個人的聲音很大很亮,鄧一凡的鼻子一酸,淚水模糊了雙眼,哽咽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鄧一凡把頭伸到窗外,把軍帽拿在手裏使勁地揮手,這時車後出現了一個瘦小的身影,在車後追著送兵的車跑,鄧一凡仔細一看:是媽媽!“媽媽,媽媽,媽媽你怎麼來了呢?”鄧一凡不顧一切地大聲哭喊著,車越來越快,鄧一凡隱約能聽到媽媽在呼喚他的名字,不知媽媽聽到鄧一凡的聲音沒有?媽媽離車越來越遠,可是媽媽的那奔跑的身影卻鐫刻在了鄧一凡的腦海裏!
  
  鄧一凡考上軍校後,回憶起送兵車出發的情景時,在日記中寫道:我本來不想哭,因為參軍是我的夢想,我沒有哭的理由。我也不想讓媽媽和同學去送我,因為我不願傷感地離開。但是當別人有親人朋友送行,而自己卻是那麼孤單時,我好失落。當幾十個同學一起呼喊我的名字時,我感動得哭了。當我看到那個追著車跑的人——竟然是說好了不來送我的媽媽時,我什麼也沒來得及想,只是記住了媽媽邊追邊呼喚的姿勢,那才是天底下最美的奔跑!
返回列表